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挂靠单位应负未尽到管理职责的
补充赔偿责任
作者:陈冰  发布时间:2018-02-23 11:49:26 打印 字号: | |
  【基本案情】

原告:沈阳铁路局,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太原北街4号。

法定代表人:王占柱,局长。

委托代理人:梁子栋,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张铁志,吉林明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抚顺众磊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县马圈子乡马圈子村。

法定代表人:王传朋,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继良,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王传刚,该公司职工。

被告:徐来忠,男,1968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个体车主,住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塔峪镇塔峪村2组144号。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市顺城区浑河北路18号。

负责人:田泽涛,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胡乃和,该公司法律顾问。

原告沈阳铁路局与被告抚顺众磊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磊公司)、徐来忠、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向沈阳铁路运输法院起诉。

原告起诉称:2011年5月26日1时30分左右,驾驶员赵锡刚驾驶车牌号为辽D53903的欧曼型自卸货车在抚顺市新抚区由北向南行驶时,撞到古城子公铁立交桥限高防护架上,将防护架、铁路作业人员检修便道护栏、电缆槽撞坏,2条区间号电缆被砸断,给原告造成损失120078.24元。事后,抚顺市交警支队新抚大队以第210402720110014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认定驾驶员赵锡刚在该起事故中负全部责任。肇事车辆登记所有人为抚顺市众磊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购车人为徐来忠,该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营业部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故起诉至法院要求三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20078.24元。

被告众磊公司答辩称:因国家规定所有运营车辆必须挂靠运输公司,我公司与被告徐来忠于2011年4月23日签订挂靠车辆协议书,协议中约定本案肇事车辆挂靠我公司名下,但车辆的占有权、控制权、使用权、收益权、处置权均归被告徐来忠,徐来忠为车辆实际所有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由徐来忠承担全部责任,原告损失应由徐来忠赔偿,与我公司无关。另外肇事车辆已经投保,并且是足额保险,保险公司应该赔。

被告徐来忠答辩称:肇事车辆是我的,挂靠到被告抚顺众磊运输有限公司,车辆足额投保,原告损失应由保险公司赔偿。

被告保险公司答辩称:肇事车辆在我公司投保,肇事后我公司应在保额内进行赔付,但我公司对原告起诉数额有异议。诉讼费不应由我公司承担。

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告起诉事实一致。另查明,被告众磊公司与徐来忠于2011年4月23日签订挂靠车辆协议书,协议中约定本案肇事车辆挂靠在被告众磊公司名下,但车辆的占有权、控制权、使用权、收益权、处置权均归被告徐来忠,徐来忠为车辆实际所有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由徐来忠承担全部责任。肇事车辆于2010年12月10日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和第三者责任保险,其中,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责任限额为50万元(含不计免赔),被保险人为被告众磊公司,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期间内。

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为:原告向本院提交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交通事故当事人陈述材料、交通事故现场图、机动车驾驶证、机动车行驶证、道路运输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商业险保险单、铁路交通事故(设备故障)概况表各一份、沈阳市价业价格签证服务中心价格鉴定结论书两份、照片8张,证明事故责任、肇事现场情况、肇事车辆参保情况及原告的损失数额。被告众磊公司认为其为肇事车辆挂靠单位,该起案件与其无关,原告所举证据亦与其公司无关。被告徐来忠对原告所举证据均无异议。被告保险公司对沈阳市价业价格签证服务中心两份价格鉴定结论书中的沈价涉车字[2011]第认1-054号《关于苏抚线K47 824古城桥限高防护架的价格鉴定结论书》有异议,认为该鉴定系原告单方委托,可能存在不公正因素,且鉴定结论中的材料费、人工费计算偏高,并向本院申请重新鉴定,对其他证据没有异议。

被告众磊公司向本院提交了挂靠车辆协议书一份,证明肇事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为被告徐来忠,车辆是挂靠到众磊公司,事故责任也应由徐来忠承担。被告徐来忠及保险公司对该证据无异议。原告认为,车辆挂靠是为了取得营运资质,车辆既然挂靠到众磊公司,众磊公司就有对该车辆进行管理的责任,如果众磊公司任何责任都不承担,就属于出借资质,出借资质是违法的。

被告徐来忠及被告保险公司未提供证据。

【焦点问题】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众磊公司对该起事故是否承担责任;

二、该起事故造成的损失数额。

所谓机动车辆挂靠主要是指为了满足法律或者地方政府对车辆运输经营管理上的需要,个人将自己出资购买的机动车挂靠于某个具有运输经营权的公司,向该公司缴纳或不缴纳一定的管理费用,由该公司为挂靠车主代办各种相应的法律手续,实践中对于挂靠人发生交通事故的时候,被挂靠单位是否需要承担责任以及如何承担责任,相关法律没有做出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存在很大的争议,所以该案的处理直接关系到被挂靠人即众磊公司是否承担责任以及如何承担责任的问题。对今后该类案件的处理也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另外关于本案事故造成损失的具体数额问题,直接涉及到各方当事人的利益,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发生上访事件。

【处理情况】

关于众磊公司是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挂靠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挂靠车主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被挂靠单位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案中因肇事车辆给原告造成的损失在保险限额内,故挂靠单位众磊公司不存在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问题。关于事故造成的损失数额,原告向本院提供的两份鉴定结论,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的鉴定资质、鉴定程序均合法,被告保险公司没有提供足够证据反驳鉴定结论的结果,故对鉴定结论中原告的损失数额予以确认。

本案中,车牌号为辽D53903的车辆在行驶过程中酿成交通事故,造成原告损失,交警部门认定该车辆负有事故的全部责任,因此,车辆实际使用人徐来忠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另,因该车辆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和全额商业三者险,且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在承保期限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的有关规定,被告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理赔限额内先行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赔偿应依据保险条款的约定及相关法律规定,在保险限额内直接向原告支付赔偿款项。本案纠纷因被告保险公司拒绝理赔发生,且《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诉讼费应由败诉方承担,故被告保险公司应负担本案诉讼费用。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一次性赔偿原告沈阳铁路局财产损失120078.24元。

案件受理费2701.6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负担。

【启示与经验】

由于现行法律法规对机动车肇事后车辆挂靠单位的责任如何承担没有明确规定,造成了案件处理上的分歧乃至判决上的差异,司法实践中主要有以下观点:一是认为挂靠单位在收取管理费范围内负连带责任;二是挂靠单位不承担责任;三是挂靠单位在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而在本案的判决中体现的观点是挂靠单位在收取管理费范围内未尽到管理职责而承担的补充赔偿责任。理由如下:

一、连带责任必须是法律有明确规定的情况才能适用,但目前我国法律中没有关于挂靠单位承担连带责任呢的规定。

二、挂靠单位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不符合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简单说,就是机动车肇事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和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应当以运行支配和运行利益来确定,被挂靠单位没有取得车辆的经营权、支配权和利益分配权,就不影单承担连带责任,这一点从最高院一系列的批复中可以看出,例如被盗车辆肇事的批复、分期付款买卖车辆肇事的批复、连环购车不办理过户手续车辆肇事的批复等,均为车辆实际使用人承担责任。

三、挂靠单位应负未尽到管理职责的补充赔偿责任。最高院《关于实际车主肇事后其挂靠单位应否承担责任的复函》中明示,车辆肇事后,被挂靠单位从挂靠车辆的运营中取得了利益的,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根据此精神,被挂靠单位为参与挂靠车辆的运营和利益分配,也未从挂靠车辆的运营中获取利润,理应不承担责任。但根据民法的公平合理、等价有偿等原则,被挂靠单位收取了管理费,那么其对挂靠车辆就负有管理义务,发生交通事故,让被挂靠单位在未尽到管理职责范围内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补充赔偿责任较为适宜。当然,因本案中肇事车辆为全额保险,故挂靠单位众磊公司就不存在赔偿的问题,但办案法官已将理由论述清楚。

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供的鉴定结论提出质疑,认为应重新鉴定。办案法官认为该鉴定的委托方沈阳铁路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是国务院设在铁路部门的安全监察机构,并非原告的下属单位,且被告保险公司并未提供足够证据证明鉴定结论中的材料费、人工费偏高。本案涉及的鉴定标的为古城桥限高防护架系铁路运输交通安全设施,在损毁后为不妨碍铁路运输已及时进行修复,无法重新鉴定,被告保险公司的申请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不予准许。本案存在无法重新进行鉴定的情况,所以办案法官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认为原告提供的鉴定结论完全可以作为确定数额的依据,及时判决。

判决后各方当事人均服判息诉,并及时履行了判决,使原告的合法权益得到了保障。
责任编辑:路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