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不合格施工者无法确认时责任认定
作者:孙斌  发布时间:2018-03-12 15:20:27 打印 字号: | |
  大连富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诉被告中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中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案

--不合格施工者无法确认时责任认定

关键词 不合格工程的施工者认定 责任承担 

裁判要点

在日常生活,特别是在民商事活动中,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规定的“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条款必须严格把握,不但要在合同正常履行时信守承诺,在对方有可能违约或已经违约时也应当严格按照合同约定的相关处理约定应对,如通知、协商等,否则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的规定,亦有可能承担不利后果。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基本案情

原告大连富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诉称:第二被告设立的沈丹客专TJ-3第三项目经理部(以下简称:第三项目部)与福建省嘉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诚公司)签订《曹家堡子、夏家堡子、庙沟、张家堡子隧道劳务承包合同》,合同签订后,原告也作为实际施工人进场施工,工程所在地为:庙沟、张家堡子隧道。2013年11月27日,因工程无法进行,被告与原告签订了《大连富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庙沟隧道、张家堡子隧道施工退场清算协议书》,双方确认了清算价款为572万元,其中尾款为163万元,给付期限为2014年6月10日。履行期限届满后,原告虽多次催要,但被告始终未付尾款。原告诉至本院,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163万元及银行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中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辩称:原告施工的隧道经第三方检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原告主张的工程款已用于修复不合格工程,因此不存在被告占用资金的问题,更不存在利息的产生。

被告中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的答辩意见与第一被告相同。

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24日,第三项目部与嘉诚公司签订了工程施工劳务承包合同,合同约定第三项目经理部将其承建的沈丹客专TJ-3标段隧道工程中的曹家堡子、夏家堡子、庙沟、张家堡子隧道工程分包给嘉诚公司施工。合同中对工程的工程量计算、质量要求、计价结算、竣工验收等都作了明确的约定。合同开始履行后,原告作为实际施工人也进场进行了施工,施工的工程为庙沟隧道和张家堡子隧道。在施工期间,由于第三项目部运梁导致原告施工无法正常进行。为此,第三项目部、嘉诚公司及原告三方于2013年11月27日达成补充协议书,协议约定由第三项目部收回庙沟隧道和张家堡子隧道施工的一切事宜,且在经嘉诚公司确认同意后,第三项目部可以向原告支付相应的款项。同日,原告与第三项目部又达成了大连富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庙沟隧道、张家堡子隧道施工退场协议书,协议对原告在2013年11月20日前所完成的工程量进行了计价,对第三项目部回收原告的机械物资进行了盘点,经双方确认清算款额为572万元,并约定其中30万元为质量保证金,经第三方检测,若有质量问题,返修费用从此笔保证金中扣除。协议书还约定了第三项目部分三次向原告支付清算款,前两次均已履行,第三笔款即163万元,第三项目部应于2014年6月10日前结清,但却迟迟未付,原告诉至本院。

另查明,第三项目部是由第二被告设立的临时机构,而第二被告不具备法人资格,其开办单位为第一被告。

裁判结果

沈阳铁路运输法院于2015年9月17日作出(2015)沈铁民初字第0004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中建铁路建设有限公司向原告大连富海建筑劳务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163万元,并偿付银行利息(起息时间从2014年6月11日起到履行判决之日止,利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以上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一次性付清;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9 470元,诉讼保全费5 000元,由第一被告负担。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被告在得知工程质量不合格的情况下,违反合同约定,未及时通知施工单位及其它相关部门到场进行核实,而是采取了擅自维修的方法解决,致使不合格工程的施工者无法确认,产生不合格工程各方应承担的责任无法分清,且现工程已投入使用,即使产生了维修费也应由被告自行承担。

法官评析:

以原告所施工的工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未付结算款已用于修复不合格工程的抗辩的成立条件为如何?证据方面如何把握?结合本案,法院生效判决认为,造成不合格工程的因素有很多,如勘察、设计、监理、施工等等。在工程被认定为不合格工程后,发包方应及时通知各方到场,对产生不合格工程的原因进行核实分析,分清各方的责任,然后制定维修或重建方案,组织施工和最后结算、验收。而本案第三项目部在得知工程质量不合格的情况下,违反合同约定,未及时通知施工单位及其它相关部门到场进行核实,而是采取了擅自维修的方法解决,致使不合格工程的施工者无法确认,产生不合格工程各方应承担的责任无法分清,且现工程已投入使用。因此,本院认为,即使产生了维修费也应由被告自行承担,对其“原告所施工的工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最后一笔结算款已用于修复不合格工程”的抗辩,本院不予支持。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及利息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对被告的“原告退场后,施工所用的机械设备均归被告所有。因此,原告已无施工所需的机械设备,也就丧失了施工能力。所以,在返工时未通知原告”的辩解,本院认为,被告认为原告丧失施工能力属主观臆断,本院不予采信。因第三项目部是由第二被告设立的临时机构,而第二被告不具备法人资格,其开办单位为第一被告。所以,第三项目部所承担的民事责任应由第一被告承担。

编写人:孙斌,辽宁省沈阳铁路运输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
责任编辑:路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