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固定总价工程施工合同在调整结算价款时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
——鞍山东方钢构桥梁有限公司诉中铁二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
作者:李亚斌  发布时间:2019-12-09 10:49:10 打印 字号: | |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文书字号

沈阳铁路运输法院(2017年)辽7101民初76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3.当事人

原告(反诉被告):鞍山东方钢构桥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鞍山钢构)

被告(反诉原告):中铁二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局一公司)

【基本案情】

2010年8月23日,原告与被告下属的中铁二局哈大铁路客运专线项目经理部一公司工程大队签订了《鞍山隧道钢结构雨棚制安合同》,约定原告以设计图总承包、包工包料、总价包干的形式承包哈大铁路客运专线鞍山隧道钢结构雨棚的制作和安装工程。在承包范围方面,双方约定由原告按照被告、业主和设计要求,负责完成现场勘察、测量、钢结构雨棚的原施工图深化设计(包括墙面窗户的深化设计)、原材料采购、维修、加工制作、焊缝超声波探伤、除锈防腐防锈防火处理、运输和安装、组织验收、维修、文明施工、安全防护等设计明示或暗示的全部工作内容,运输和安装过程所需的工人的食宿、交通、机械(含吊车、平板车等)、机具、材料等全部费用均由原告负责,包含在合同综合承包总价中。合同总工期为80天,总造价为2 328万元,付款方式为合同正式签订后2日内被告支付总货款35%的材料预付款815万元,入口处钢材理论重量的50%到工地且出口处钢结构已全面加工后9月30日前被告支付总货款的25%,同时原告提供已付款发票,原告安装完毕并经被告验收合格后,被告分期支付总货款的35%,合同总价的5%作为原告的质量保证金(不计利息),被告验收合格后一年内支付给原告。在工程的数量、质量确认标准方面,原、被告约定以双方签字盖章确认的设计图纸(图号:哈大客专沈大施房-009)以及设计院确认的文件或对图纸的补充说明资料为依据,且原告施工质量必须满足设计和双方签字认可的技术交底文件要求,否则被告有权拒绝验收,原告承担全部责任。合同签订后,原告开始对该工程进行施工建设。2010年9月20日,沈阳铁路公安局消防监督处下发《关于新建工程钢结构雨棚防火涂料涂刷的意见》,要求雨篷建筑距轨面12米以下钢结构应涂刷防火涂料,为增加美观效果可采用油性超薄型室内钢结构防火涂料外涂面漆。2011年4月20日,原告根据公安机关的要求,建议将原设计方案中关于钢结构涂料涂刷范围和耐火极限的内容即柱2.5小时、梁1.5小时、檀条1.0小时、屋面板0.5小时,变更为对钢柱全高进行涂刷防火涂料,耐火极限按2.5小时执行,铁三院指挥部于2011年4月27日在原告的业务联系单上签字、盖章,对变更内容予以确认。同年5月20日,原告根据北京建科院模拟分析报告,认为内层板的强度和连接强度均不能满足行车安全要求,并建议墙面、屋面由原设计的内、外双层板改为单层板,取消内层板,张佳璐以及原设计人李建和、王彦芳签字同意并加盖铁三院指挥部公章。在施工过程中,原告除将钢支撑的宽度由300mm擅自变更为200mm外,其余均按要求施工。至2011年8月7日,除16扇百叶窗及上下端头未安装外其余工程全部完工,并由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营口指挥部、铁三院指挥部、哈大铁路客运专线北京铁城铁科院联合体监理站、中铁二局哈大铁路客运专线项目经理部共同验收合格。2011年8月26日,原告将诉争工程的工程资料交由监理李光明签收。2012年9月21日,被告以文件形式向原告发出“关于鞍山隧道进出口雨棚工程整改函”,一是告知原告已将缺陷工程委托其他单位施工整改,费用在清算时从工程款中扣除;二是要求原告将16扇百叶窗运至鞍山隧道雨棚出口处,由被告组织施工,安装工费在原告工程款中扣支。同年10月19日,原告将16扇百叶窗、35块端头板、表面油漆60kg、调合剂1桶运至指定处并由被告签收。2012年12月1日,哈大客运专线正式开通,诉争工程投入使用。被告在合同履行过程中,于2010年9月1日支付815万元(总造价35%),于2010年12月6日至2011年4月28日分三次支付582万元(总造价25%),于2012年2月21日至3月22日分三次支付400万元,共计支付工程款为1 797万元。2016年11月28日,原告以被告拖欠工程款为由诉至本院,2017年5月12日,原告将剩余的16扇百叶窗安装完成,上下的端头板因丢失未安装。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提起反诉,并于2017年10月9日申请对原告实际施工的鞍山隧道钢结构雨棚(钢箱型柱、钢梁、檩条、墙梁、钢支撑)与哈大客专沈大施房-009设计图纸之间的工程数量差异以及差异部分的造价,和对原告擅自对钢结构雨棚屋面系统、墙面系统变更设计与哈大客专沈大施房-009设计图纸之间的工程数量差异以及差异部分的造价进行鉴定,2018年8月28日又以鉴定机构对鉴定内容无法做出鉴定结论、不能达到鉴定目的为由撤回鉴定申请。

另查明,在工程施工过程中,被告委托原告采购A-B列1轴-47轴螺母(33螺母及20mm钢垫片80mm×80mm),共计价值11 130元。

【本案焦点】 

关于合同总价款应否调整的问题。

【法院裁判要旨】

被告中铁二局一公司提出原告鞍山钢构将墙面板、屋面板从双层变为单层、钢支撑宽度由300mm变为200mm,致工程量减少,不应按合同约定的总造价结算。沈阳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所签的合同为固定总价合同,合同亦未约定发生设计变更时应如何调整固定总价;而且,在发生设计变更导致工程量发生变化后,双方既未协商调整固定总价,也未约定因工程量的增减如何计算工程款问题,因此,被告在诉讼过程中提出不应按固定总价而应按实际工程量结算时,应由其负举证责任。被告在对本案工程量及造价问题提出鉴定后又撤回申请,应视为其举证不能,故对其主张不予支持。在合同变更时,双方虽对百叶窗的安装费用和涂装工程缺陷的修缮费用如何结算进行了约定,但因百叶窗后由原告进行的安装,涂装费用是否发生及费用数额等因被告举证不能而无法认定,因此,这两项费用也不应从合同总价中扣除。综上,本案工程款应按合同约定的固定总价2 328万元结算。

沈阳铁路运输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条、一百一十三条、第二百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十七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铁二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向原告鞍山东方钢构桥梁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款531万元及利息(其中116.4万元的利息计算时间从2013年12月1日起至被告履行判决之日止;414.6万的利息计算时间从2012年12月1日起至被告履行判决之日止,计算标准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

二、被告中铁二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向原告鞍山东方钢构桥梁有限公司支付合同外价款11 130元及利息(利息计算的时间从2012年12月1日起至被告履行判决之日止,计算标准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清;

上述金钱给付义务应于本判决指定之日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原告鞍山东方钢构桥梁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反诉原告中铁二局第一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固定总价合同俗称“闭口合同”、“包死合同”,是指合同当事人约定以施工图、已标价工程量清单或预算书及有关条件进行合同价格计算、调整和确认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约定的范围内合同总价不作调整。合同当事人应在专用合同条款中约定总价包含的风险范围和风险费用的计算方法,并约定风险范围以外的合同价格的调整方法。固定总价合同一般适用于工程规模较小、工期较短、设计图纸有深度的项目。

固定总价施工合同在结算时是否可以调整合同价款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需根据所签合同的具体项目和具体合同内容。一般情况下,如果触发合同价款调整约定和法定规定,则可调整;没有触发的,则不能调整。在司法实践中,多数固定总价施工合同结算纠纷都是因工程量发生变更而产生的。工程量的变更分为两种情形,即合同外的变更与合同内的变更。对于合同外的变更,不属于固定总价合同范围,当然应当另行结算,就如本案中鞍山钢构为二局一公司垫付的合同外材料款11 130元,应由被告在合同总价款外另行支付,此项在司法实践中没有什么争议。产生争议最多的就是合同内的变更情形,若工程量增加,发包方不同意增加总价款,若工程量减少,承包方也不同意减少总价款,导致结算久拖不决,通常不得不诉诸司法途径来解决。那么,在此情况应如何认定工程总价款?对于此类疑难问题,最高人民法院解释一、二中均无相应规定,而各地高院发布的施工合同纠纷案件指导意见中的审判观点也不尽相同。我们认为,首先以承发包双方在施工合同内约定的工程变更计价方式为准;其次,如果当事人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就如本案情况,双方在合同中未对发生设计变更时应如何调整固定总价进行约定,且在设计发生变更导致工程量发生实际变化后,双方既未协商调整固定总价,也未约定因工程量的增减如何计算工程款问题,应当视为发包方即本案被告中铁二局一公司默认原合同固定总价,中铁二局一公司以此为由主张调整合同总价的要求与法无据,不应得到支持。在原告鞍山钢构未按图纸要求将钢支撑宽度由300mm变为200mm,且被告中铁二局主张鞍山钢构未按规定对涉案工程涂涮防火、防锈涂料,致工程量减少、工程造价下降,不应按固定总价而应按实际工程量结算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将举证责任分配给主张调整价款的当事人一方,即主张工程价款调整的当事人应当对合同约定施工的具体范围、实际工程量增减的原因、数量等事实承担举证责任。该思路不仅符合民诉法“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而且也更具有操作性。因此,合议庭认为被告中铁二局一公司应对其调整工程价款的诉求负举证责任。其在对本案工程量及造价问题提出鉴定后又撤回申请,应视为其举证不能,故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责任编辑:路刚